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66章 背后一刀

作者:男人是山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中國的八月,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除了一個“八一”建軍節,其它的日子都是正常的,流水一般的。然而,今年,北省的八月,卻迎來了一個特殊的事件:中央考核組來這兒考核省政府班子了。

    “這個時候,既不是年終,又不是歲尾,怎么想起來考核干部呢?”

    省委書記接到通知,覺得很奇怪。

    “這不是年度考核,是換屆考核。”

    杜司長告訴他。

    “換屆考核,也太早了吧!”

    “有備無患嘛!呵呵,這是白中央的統一部署,你就不用多問了。”

    “怎么,問也不讓問了?”

    省委書記放下電話,搖搖頭。是的,黨內有個規矩:不該問的不問。可是,這政府換屆考核,也是一件大事呀,這種事情,中央應該與自己商量的。

    放下了電話,他的心沒有平靜下來,他覺得,這個老杜的口氣有些個怪。

    是的,北省這一屆政府,又到了換屆的時候了。可是,這次換屆的情況,與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換屆時,大部分省長、副省長都接近了退休年齡,不到滿一屆就該退休了。所以,為了工作,提前對他們進行安排,繼而考核下一屆班子的接替人選,是很有必要的。可是,這一屆班子,都很年輕,最大的年齡才56歲,按道理再干一屆不成問題。何況“一把手”庾明才54歲,在中央領導的眼里還算是年輕干部呢!怎么,今年換屆,難道要換掉他?

    他突然想起了本年度的干部考核,突然想起了老杜指使賈組長演出的那場隱瞞測試結果的好戲。接著,他又想起了最近老杜悄悄回到薊原看望了正關押的兒子杜曉龍。隱隱的,他感覺到了某種不測。

    這……能嗎?不會吧?要是那樣。誰會接替庾明呢?庾明本人能受得了嗎?

    想來想去,他覺得事態嚴重,實在是坐不住了。

    他站起來,踱步來到門口,將門掩住,然后回到座位上,撥起了中央領導的電話。

    “老領導你好。”

    他找的是原省委書記,恰好他正在辦公室里。

    “你好,忙嗎?”

    老書記很客氣。

    “還行。老領導哇,有件事情……我需要通過你的后門打探消息啊。”

    “是考核干部這件事吧?”

    老書記一聽就明白了。

    “是啊,對于庾明這個班子,組織上是什么意思?”

    “呵呵,這件事,沒最后定。可是,組織部門端出了一個盤子……”

    “是老杜端的吧?他的盤子里盛的是什么菜呀?”

    “呵呵,既然你說要走我的后門,我就不封鎖消息了。大意是……”

    “啊!這怎么能行?”

    省委書記一聽就火了。

    “不要著急嘛!”

    老領導慢慢向他解釋,“這也是為了北省的穩定嘛!庾明這個人,是我們親手提拔的。人品、能力都沒問題。可是,他手下的副省長,三天兩頭地來北京告狀,中央領導都膩煩了。起碼,你這個庾明沒控制住局面吧?”

    “老領導啊,我多說一句,那個告狀的呂嫻,根本就不應該提拔。品質很不好嘛?再說,你們提拔呂嫻和龔歆之前,根本就沒和庾明打招呼。庾明反對提拔呂嫻的信息,你們又透露給了她本人,這不是制造矛盾嗎?我認為,呂嫻告狀,是壞人整好人,組織應當主持公道,嚴厲批評她才是。怎么倒成了庾明的‘不是’?”

    “書記同志,組織這么定,是經過慎重考慮的。再說,我們也沒有懲罰庾明的意思,只是微調一下。如果宣布了,他也應該理解。”

    “可是上,有職無權。這算是怎么回事?”

    省委書記最后也沒滿意,放下電話還是嘟嘟囔囔。

    一員大將,就這樣被折損了。面對組織決定,他無法再說什么了。另外,他也不能向庾明通風報信。這是組織原則,他得遵守。可是,面對這個陰謀,庾明卻毫無思想準備,人家背后捅了他一刀,他現在還傻傻呼呼地在濱海解決房地產滑坡的難題呢,唉!

    不行。不能這樣冤枉好人!省委書記思量了半天,最后還是抓起電話。

    “庾明,在干什么呢?”

    “書記,我剛剛調查了濱海房地產的購買情況。我了解到,濱海,包括咱們北省,買房的人基本都是用來居住的。很少有人把買房當作投資,更沒有人炒房。可以說,咱們的房地產市場是穩定的,沒有泡沫。我告訴濱海的領導,不要人為地打壓房價。要老百姓買房。要房地產商繼續在濱海投資。”

    “嗯。好好!”

    省委書記點點頭,“濱海的問題弄清楚了,全省的問題也就清楚了。我贊同你的看法。”

    “書記,你找我有事兒嗎?”

    庾明反問了一句。

    “庾明,別光顧著工作。”

    省委書記說到這兒,顯得有些激動。下面的話,本來想透露點兒什么,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改口說道:“嗯,聽說你兒子要轉業了?你想怎么安排?”

    “這事兒,按國家規定辦吧!”

    聽口氣,庾明顯然沒把這件事兒放到心上。

    “可是,現在,國家對軍轉干部也不是大包大攬,全面安置了。組織上要他們自己聯系單位,還要去試用,熟悉環境,實際上就是接受單位的考核。我看這樣吧,把他安排到省公安廳。我給組織部說一下,他在部隊是團長,咱按處級安排,怎么樣?你征求一下孩子的意見。不合適告訴我,咱們再調整。”

    “謝謝書記,為我的事兒想得這么周到。”

    庾明心中感恩,千恩萬謝地放了電話。

    一個多么好的同志啊!可惜,太善良了。他只知道沖鋒陷陣,卻不懂得防備別人的暗算。省委書記放下電話,遺憾地搖起了頭。

    庾明從濱海回到省城,還沒來得及向省委書記匯報情況,他就被組織部門調到北京,說是新提拔的一位副部長要找他談話。

    “庾明同志,北省馬上要換屆了。考慮到下一步工作需要,也考慮到北省政府班子的實際情況,嗯……組織對你的工作有點兒變動。”

    “變動?”

    庾明一驚,面前的這位副部長是自己的老同事,現在找自己談話,他并感到緊張,一進屋子,他沒有做出畢恭畢敬的樣子,而是伏在桌子上,看起了一大本厚厚的資料書。

    “是啊,組織決定:保留你的省長職務;日常工作,交給龔歆主持。”

    “什么?副省長主持政府工作?”

    組織決定剛剛從副部長嘴里說出來,正瀏覽桌上放著的一本大書的庾明就把書翻了個身,發出嘩啦一聲巨響,他身子一仰*在椅背上,臉上所有的表情都不見了,只剩下百分之百的驚訝,瞪大眼睛,視而不見地楞了半天,接著,他好象對自己的心情居然這樣暴露無余感到有些難為情,他身子猛然一扭,又恢復了剛才的姿勢,兩眼直視前方,接著又發出一聲悠長而又深沉的嘆息,這一聲嘆息好象不是飄散在空中,而是漸漸消失在他胃部那些深不可測的坑洼里。

    副部長同樣覺得詫異,只不過沒有用這種古怪的態度表現出來。他把椅子往庾明身邊挪了挪,說道:“庾明同志,面對組織這個決定,你可能沒有思想準備。不過,作為老同事,我現在不想人你嘴里聽到‘服從’,也不想聽到‘不服從’;我只是想聽聽,你對于組織,還有什么要求?”

    “要求,什么要求?工作都沒有了,還談什么要求?”

    庾明思索了一陣子,還是重重地說了兩個字“服從!”

    是的,從加入組織那一天開始,面對工作變動,他歷來都是兩個字“服從”他這一輩子,可以說是組織指到哪兒,他就沖到哪兒。可是,今天,組織上給他指了一條不歸路,他怎么就還是那一句“服從”呢?

    庾明作為一名大學畢業生,作為從歐洲留學回來的工商行政管理碩士,他不傻。但是他在政治上很愚笨;他通曉企業管理,熟識行政管理,但是他不懂權術,不懂厚黑之道。今天,副部長代表組織宣布的這件事,明明指出了這個意思:組織的決定不可更改了;現在,你只有向組織提條件的份兒了。還有什么要求,快說吧!

    要求?什么要求?庾明從跳上官場,向組織要求的只有工作,從來就沒提出過什么福利待遇。房子、票子、妻子、兒子的事兒他都沒麻煩過組織,現在,組織不要他工作了,除了驚訝,還有點兒惋惜……別的,他實在想不出應該說什么了。

    副部長很客氣,給他倒了一杯水,讓他想想……

    想了半天,他實在不知道說什么……

    “好吧,庾明同志,既然你什么條件也不提;咱們就談到這兒吧!嗯,最近,可能國務院領導要找你……那些項目的事兒,他想聽聽你的意見。嗯,這一次,你寬松了,來北京,想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了。呵呵,再見吧!”

    副部長與他握了握手,這手握得意味深長。庾明覺得,這不是副部長與他再見,而是工作與他再見了;他多年奮斗終身的事業,與他拜拜了!

    下午,部里召開了一個特殊會議,參加會議的,都是這次干部考核之后被免職的。在部長宣讀的免職文件里,其中有一條是關于庾明的:免去庾明北省政府黨組書記職務。

    但是,部長沒有說保留他省長職務的事兒,更沒說龔歆主省政府日常工作的事兒。

    組織上,說話很嚴謹,不該說的,絕對不說。盡管不該做的,他們卻做了。

    賈組長也旁聽了這次免職會議。

    “這些免職的人,都是民主測評不過關的干部;唯獨庾明例外,他的測評票是百分之百的優秀票。”

    他悄悄地告訴身旁的一位司長。

    “那……組織上為什么不讓他干了?”

    旁邊的司長瞪大了眼睛。

    “這是組織上定的。”

    賈組長說完,朝杜司長那兒溜了一眼。

    “唉,悲劇呀!”

    旁邊的司長嘆息了一聲。

    軍紅的舅舅也參加了會議,聽到宣布庾明的事兒,他第一個來到副部長的屋子里詢問情況。

    “這也太不像話了吧?”

    他張嘴就說。

    “是啊,沒這么干的。”

    副部長也無可奈何地攤開了一雙手。

    “他提什么要求了?”

    軍紅舅舅關切地問。

    “他什么也沒提。我看這個人,精神接近崩潰了!這件事,對于他這個老實人,太殘酷了!”

    軍紅的舅舅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他對自己的這位親家雖然了解不多,但是,通過幾次接觸,他明顯地感到,這個人太死板,在仕途上不會有什么發展了!

    他先給姐姐、姐夫打了個電話,通報了情況,然后告訴將軍姐夫說:“別讓軍紅張羅轉業的事兒了,她的那個省長公公,指望不上了!”

    離開北京,回到政府大院,庾明發現人們對他都投來一種近似憐憫的目光,一些年紀輕輕的、剛剛錄用的小公務員,平時很少與他打交道的,現在都主動與他打起了招呼,雖然省長的職務沒有免掉,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職位形同虛設。大權旁落,這個成語用在他的身上。真是再合適不過了。組織雖然沒有公開宣布,但是,他知道龔歆、呂嫻早就得到消息了。正因為人們知道他失勢了,倒霉了,已經沒有架子可端了。才知道與他打招呼不會遭拒絕,才對他格外客氣。

    不!不能這樣等待。這么等待組織來宣判他政治上的死刑,太讓人受不了了!別說一天兩天,就是一時一刻他也受不了。

    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他首先告訴秘書長,立即召開政府組**員全體會議。

    人們都準時來到了會場,氣氛顯得有些沉悶,又有些悲壯;除了呂嫻的臉上滿面笑容,每個副省長和廳長的臉上都哀戚戚的。庾省長是個多么好的人啊,怎么就攤上了這種倒霉的事兒呢?那個考核組前些日子考核時,再三追問政府班子成員之間的團結問題,原來這是為整人制造借口哇!

    “同志們,今天開會,我只宣布一件事情:從今天起,省政府所有行政事務,交由龔歆副省長代我處理。嗯,原因嘛,是國務院領導,要我參與一批項目的研究。嗯,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龔歆同志的工作,把政府各項工作搞好。這些年,我主政工作,抓工作很緊,對各位關心不夠,請大家諒解。謝謝以往你們對我工作的。謝謝!”

    往下該說什么,庾明實在不知道了。這次會議,組織沒有安排,省委沒有安排,完全是他自己爭取主動的繳械行為。交了,輕松了,踏實了!他可以名正言順地坐在辦公室不處理事情了。

    但是,此時,龔歆卻搶先發言,解除了他的尷尬。

    “各位,感謝庾省長的信任,將政府工作交給我主持。我首先要感謝庾省長給我們打了這么好的家底兒。嗯,我們省雖然并不太發達,但是,至今,財政沒有虧空,政府沒有巨額債務。這是庾省長帶領我們奮斗的結果。本人不才,愿意在庾省長指導下,在各位下,盡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為全省的發展做出自己的努力!”

    龔歆講完,庾明帶頭鼓了掌,大家也跟著鼓起了掌。接著,幾個副省長就張羅著請庾省長吃飯。其中,呂嫻嚷得最歡,還說要到北遼的郁美大酒店。庾明看了看她,沒有理睬。徑直走出了會場。

    大結局:龍歸大海

    初夏的天氣,分外的晴朗。加上小島上的空氣清新,天一亮,庾明就會產生下地走路的欲望。今天早晨,他四點鐘起來,圍著小島的環海小徑走了一圈,覺得有些疲乏,看見路旁新安裝了一排座椅,順勢歪歪地倒在上面,一個瞌睡,便迷迷地睡了過去。

    等他醒來,太陽已經老高了。該是八點的樣子了吧!他發現自己已經離開座椅,躺在草地上陰涼的樹蔭里,他一邊思量著自己怎么滾下了座椅,一邊覺得身上已經歇過氣來了,挺舒服的,挺愜意的。透過樹蔭的一兩處空隙,他能看到陽光。周圍是一棵棵巨大的樹木,有些陰森森的。不遠處,上午的陽光透過樹葉,往下篩落,留下了地上幾處斑斑點點亮色。每當這些地方的亮色搖曳,便有微風吹拂過。枝頭有幾只松鼠,態度友好地對著他吱吱叫著。

    他懶洋洋的,卻覺得舒舒服服的,盡管食堂的服務生們喊著“老爺子,吃飯了!”

    可是他還是不想起來。他們的喊聲減弱了,他又打起了瞌睡。就在這時,小島海邊上傳來重重的“轟”的一聲,他連忙爬起來,支起一支胳膊,仔細地傾聽。沒有多久,又傳來一聲。他連忙爬起來,走出去,透過樹葉的空隙往外張望,但見海邊碼頭上一片塵土飛揚。

    “爸,你看什么呢?”

    隨著嚓嚓嚓地腳步聲響起,兒媳婦狄花兒走了過來,“你老走了一早晨的路,不餓嗎?我讓他們把飯送這兒來吧?”

    “不用了。”

    他搖搖頭,指那著碼頭那團飛起的煙塵問道,“那兒,他們在干什么呀?”

    “哦,爸。是甄珠兒的康復療養院要擴建……這事兒,虎子走時沒跟你說嗎?”

    “說是說了。可是,他們怎么弄得驚天動地的?”

    庾明有些不滿意了,“告訴這些施工的家伙,要注意控制噪音!”

    “嗯,一會兒我告訴他們的項目經理。”

    花兒點頭稱是。

    “還有,擴建療養院,要注意服務質量;尤其是要注意維護島上的環境。嗯,這兒的環保,絕對不能出問題!”

    “是。一會兒,我告訴珠兒。可是,爸,珠兒這個療養院可是火得不得了。”

    花兒沒有了開始初見珠兒時的妒忌之意,開始眉飛色舞地向他匯報,“昨天一天,就接了二百張訂單。那位護士長說,如果照這個規模發展下去,療養院應該增加員工了。”

    “呵呵,她們用了什么法子忽悠來這么多人啊?是不是又打了廣告?”

    庾明知道兒子能忽悠的伎倆,不由地撇起了嘴。

    “爸,不是他打了廣告,是因為珠兒的制廠發明了一種保健飲料。人們都是沖著這個飲料來的。”

    “飲料,什么飲料?”

    “說是叫‘甘梨醋’。”

    “甘梨醋?聽說有人發明了蘋果醋。我還沒聽說有這甘梨醋。經過政府部門檢驗了嗎?”

    “經過了。”

    花兒高興地告訴他,“有一位來療養的部長,白天還在輪椅上坐著,晚上喝了這種飲料,又讓珠兒針炙了一次,馬上就站起來了!”

    “這么神?”

    庾明聽到這兒,不由地不信了。

    “是啊,爸爸。如果這種飲料要是早制造出來,你的偏癱早就冶好了。你會在省長的位子上多干幾年。”

    “多干幾年又能怎么樣?唉,人老了,不服不行啊!”

    “爸爸,你別說自己老了,我們覺得,你自從來到這島上,心情好了,身體也好了不少。天天精神愉快。嗯,真是越活越年輕了!”

    “什么越活越年輕?如果是那樣,就違背自然規律了。”

    庾明說到這兒感慨地嘆息了一聲,然后動情地對兒媳婦說:“花兒啊,說起我這下半輩子,還真得感謝你、感謝你媽媽呢。要不是你和你媽督促庾虎買下這個小島,我這半身不遂的病人上哪兒去安度晚年啊!”

    “爸爸,別這樣說。我們是一家人,就得相互提攜啊!再說,我和媽媽當初開發這個小島,還不是*了你的勢力、你的影響……”

    “花兒啊,你這個兒媳婦,就像是我的女兒啊。唉,就是女兒,也沒像你這么孝順父親的。”

    “爸爸,別說了。我覺得,我的一切,都是你給的……”

    花兒見公公這么動情,自己想起往事,也滴下了眼淚來。

    “呵呵,孩子,哭什么?你應該高興啊!嗯,聽說,蕊蕊進入決賽了?”

    庾明忽然想起了蕊蕊在北京參加第二次奧運會的事兒。

    “爸爸,她已經拿了金牌,現在可能正領獎呢!”

    “是嗎?”

    庾明聽兒媳婦這樣一說,急忙打開了3G手機,撥到了奧運會專用頻道。

    雄壯的國歌奏響了,只見孫女兒蕊蕊在人們的歡呼聲中,高舉鮮花,登上了冠軍領獎臺。

    “蕊蕊,好樣的。爺爺在這兒祝福你!”

    “爸爸,還有彪彪呢?”

    這時,兒媳婦將頻道換了一下,只見,孫子彪彪正在水立方的水道上正奮力拼搏著。

    “彪彪拿了幾塊金牌了?”

    “七塊了。”

    花兒高興地告訴他,“人們都預測,彪彪如果發揮好了,就能超過30年前北京首屆奧運會上的美國飛魚菲里普斯。”

    “呵呵,菲里普斯……”

    庾明點點頭,感嘆道,“現在,國家富強了。我們不需要通過金牌數量證實自己的實力了。運動會,權當是健身吧!將來,彪彪和蕊蕊他們這一代活得比我們健康、長壽,這比什么都重要啊!哈——”

    老爺子哈哈大笑起來,笑聲爽朗地傳向遍了小島,傳向了天外。

    可是,這一陣笑,讓花兒感到了一種明顯的不測,她仔細地注視著公公,只見他的臉在笑聲中不斷地抽搐著、抖動著,接下來,便在笑聲中慢慢倒在了綠茵茵的草地上。

    “爸爸——”

    花兒失聲地大叫起來。

    老爺子像是聽到了兒媳婦的哭叫,他的臉部微微一笑,眼睛突然睜開向海邊望去,只聽見轟隆隆一陣巨響,平靜的海水突然翻起浪花,分別向兩邊退去,一條鋪了紅地毯的海底之路出現在面前,遠處的海底世界里,只見宮闕隱隱,香風馥馥,玄鶴聲鳴,龍王、龍子、正與那些蝦將蟹士們談笑風生,龍門大開,龍兵蝦將們分列兩旁,像是歡迎自己歸去。他呵呵呵大笑三聲,然后背剪起雙手,順著海底的金光大道大踏步走去……

    正在北京水立方游泳館觀看奧運游泳比賽的庾虎、軍紅聽到了父親的喪訊,立刻離開現場,帶著兒子彪彪、女兒蕊蕊,乘自己家的直升飛機飛回了濱海的康復島上。

    老爺子含笑躺在自己臥室的病榻上,像看到了兒孫們凱旋歸來,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當天,省報頭版發了一條訃告:本省原省委副書記、省長庾明先生于本日九時無疾而終。享年100歲。

    在第二版的體育新聞版面上,又刊登了另一條消息:姐弟金牌王:庾明后代庾彪彪獲得北京奧運會游泳項目九塊金牌,被譽為中國的菲里普斯。

    庾蕊蕊獲得北京奧運會跳水項目五塊金牌,被譽為當代跳水皇后。

    庾老爺子去世、庾家姐弟二人奧運會奪冠一時成了新聞熱點。此時,也難免那些小報記者在背后里亂作文章,其中,一家晚報的《胡說八道》專欄發表署名“放屁”的文章說,為什么庾家姐弟二人雙雙奪冠?因為他們是龍的傳人。他們的祖先有龍的血統,云云。

    接著,這篇文章講述了薊北縣庾家莊大蘆葦塘里的傳奇故事……又講述了庾老爺子在官場解職后奔赴海上,協助兒子設計、開發神州環保第一島——濱海康復島,為心腦血管疾病患者康復事業做出貢獻的事跡。

    從此,康復島甄珠兒療養院的名氣更大了。

    (全書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11选5胆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