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八十二章 在路上(全書完)

作者:魔法飛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系統提示:你獲得了特殊效果,進擊的白皇后——下一次近戰攻擊+6力量加值,+40破甲,+20傷害吸收。

    你驅散了目標法術!”

    半神器匕首的特效成功觸發!

    方奕的匕首戳出,催眠術的光芒就像從來沒出現過一樣消散于無形!在兀鷲反應過來之前,方奕就已經縱身躍到對方身前,甩胳膊就是一刀!

    “當!”

    “啊……”

    這次的攻擊勢大力沉,有了6點力量加成,方奕的力量值遠遠超過兀鷲能夠成功格擋的程度,就聽到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脆響,豎琴手斥候勉強用刺劍擋住方奕的彎刀,人卻已經慘叫一聲,直接倒飛出去,左手的刺劍都被震飛不知多遠,轉著圈就飛到了空中。

    方奕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當下身子就向后暴退出十多尺遠,而與此同時,空中的至尊寶也轉過頭來,沖著兀鷲摔倒的地方就是一大口冰冷龍息!

    這還不算完,盡管黑蝠趁機拼命咬住銀龍的脖子,想要阻止銀龍的攻擊,但至尊寶根本不理會這個比自己小了好幾號的大蝙蝠,而是緊跟著一口麻痹吐息噴了下來。

    在地面涌動的冰碴寒霧和原本的濃霧混合在一起,又被緊隨其后的麻痹吐息吹動的翻騰不止,整個競技場內就像是一大鍋煮沸的湯汁,只是鍋里翻滾的不是液體,而是致命的濃霧。

    要不是有上帝視角。場外的觀眾們現在就只能看著一大團白花花的玩意兒發呆了。

    方奕一個迅速的折返跑,在至尊寶一輪麻痹吐息過后再次一頭扎進了濃霧之中!不過這豎琴手斥候的裝備水平顯然比方奕預料的還要高一個檔次。

    就見兀鷲把手一伸,二十多尺開外插在地面上的刺劍快速抖動幾下,然后就像是被磁鐵吸引一樣“唰”的飛回了兀鷲手中。

    而被冰冷吐息和麻痹吐息重點照顧的豎琴手斥候此時正渾身冒著熱氣,臉頰、脖子,甚至連胸口的鎖甲都變得通紅灼目,身上的冰碴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矮油!?

    方奕心說可以啊,這是什么稀有技能?

    剛才方奕和兀鷲拼近戰,雙方武器接觸早就不下百次,可看那對刺劍仍舊烏黑油亮。哪兒有一點要損毀的意思。多半也是不次于半神的武器了。

    心里這么想著,方奕的動作卻絲毫不慢,嘴里叼著一瓶法力藥劑,邁開大步閃電般竄到了尚未脫離冰凍和麻痹兀鷲面前。本著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則。揮刀便砍!

    就在這時。警兆頓生!

    至尊寶的心靈訊息適時傳到,心領神會的方奕攸然變向,原本前進的方向上突然暴起數團環形力場。飛濺的石塊和戰斗剛開始的情形如出一轍。

    正是空中黑蝠射出的音波攻擊!

    眼看主人有危險,巨型黑蝠這才奮不顧身的發出攻擊,可是這一下也讓它自己露出了破綻,兇狠的銀龍狠狠咬住了黑蝠的一只翅膀,修長而致命的脖頸猛地甩動幾下,黑蝠左邊的翅膀已經被硬生生撕下了一大塊肉翼,哀嚎一聲之后歪歪斜斜掉了下來。

    被黑蝠的攻擊阻礙,方奕沒能第一時間跑到兀鷲身前,就這么兩秒的時間,兀鷲體表的冰碴就融化了大半,飛快站了起來,看這動作的利落勁兒,麻痹效果估計也消失的七七八八了。

    難得的攻擊機會方奕不能就這么放過,眼看奪命追殺技能的冷卻時間到了,方奕又灌了一口法力藥劑,直接瞬移到兀鷲身后,伸手就是一刀!

    這次兀鷲可就沒之前那么游刃有余了,力量屬性本就有短板,現在身上還帶著冰碴,連速度都被方奕壓著一截,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

    等幾秒之后,至尊寶從天而降,裹挾著龍威的壓制效果加入戰團時,兀鷲便徹底失去了和方奕對抗可能,沒一會兒就敗下陣來。

    第一局,方奕勝!

    戰斗結束的比眾人想象的早,主要是因為方奕抓住匕首特效觸發的機會一擊得手,不然兩人繼續纏斗下去,還真不知道什么時候分出勝負。

    第二局開始對方就學聰明了,上來還是老方法阻止方奕潛行,同時使用技能逼迫銀龍遠離地面戰場,讓銀龍離開龍息噴吐的射程。因為方奕的遠程攻擊手段有限,肯定會自己貼上來,所以當兀鷲把遠程攻擊都扔在至尊寶身上,反而比第一局的效果還要好。

    方奕不怕和對方近身纏斗,但總有個隱患,就是由于半神器匕首的詛咒,方奕的法力值是一直在減少的。雖然有裝備和一些附魔效果可以提供被動的法力恢復效果,但總還是緩慢下降的。

    比賽中藥劑數量有限,決定了方奕不能一直和對方耗下去。

    說起來,比賽中方奕叼著法力藥瓶的樣子已經成了一個標志性畫面。眾人紛紛猜測方奕是不是有什么諸如叼奶瓶的怪癖,或者特別喜歡法力藥劑的味道——那種像是漿糊和過期橙汁攪拌在一起的味道。

    誰知道呢~

    ……

    “哇……”

    現場觀眾齊齊發出一聲驚呼,因為在直播大屏幕上,方奕被豎琴手斥候一劍刺穿肩膀,頭頂冒出一個大大的傷害數字!

    然后……倆人一塊躺在了地上。

    方奕是因為生命值耗盡,直接掛掉了,豎琴手斥候則是體力值見底,刺出這一劍之后連站著的力氣都沒了。此時在大屏幕上方的計時器上,時間剛好停在30分鐘整。

    兩人拼殺半天,竟然硬生生耗了半個小時才分出勝負。倘若不是方奕的法力值耗光,這次攻擊完全可以用奪命追殺或者深土行者護符躲過去的。

    第二局。方奕失利。

    奶奶個熊的,逼老子是吧!

    方奕氣的眼角亂跳,因為這死法實在憋屈,心說老子本來不想用猥瑣方法的,沒想到這個兀鷲比我還能耗,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所以第三局一開始,眾人就發現方奕直接騎上了龍背,高高的飛上了天空。巨型黑蝠不敢靠近銀龍,只能遠遠的跟在后面,時不時用音波攻擊騷擾一下銀龍。

    不過至尊寶龐大的身軀就是個天然的盾牌。直到方奕落到競技場最遠端。黑蝠的攻擊也沒能命中方奕。

    然后,方奕就潛行了。

    這個進入潛行的方法多少有點兒無賴,卻沒人能說什么——作為一個刺客,想方設法進入潛行無可厚非啊。

    黑蝠的超聲波特性有破潛的功能。但這個效果并不是一直有效的——換句話說。超聲波不是光環效果。而是需要黑蝠主動發射,用以探測身前錐形范圍內的一片區域。

    有一只嗜血的兇龍在后面追著,巨型黑蝠哪兒還有機會一點兒一點兒在競技場里探索?

    接下來的一幕大家就很熟悉了——方奕在空氣中攸然先生。由下而上的奪命刺殺技能晃瞎了所有人的雙眼。

    豎琴手斥候的體質值太低,沒有避過奪命刺殺的即死效果,直接掛了……

    和上次的情況如出一轍,雖然這次沒了大霧遮掩,眾人還是看不到方奕是從哪兒鉆出來的,只是在腦海中不停回放著奪命刺殺那低調卻致命的一擊。

    三局過后,方奕2:1領先。

    眾人還在回味剛才那一幕,第四局已經開始。每個人都清楚,奪命刺殺技能施放前需要有數秒的準備過程,這個過程進行時刺客必須在目標身邊,否則技能無法施放。

    所以這次兀鷲不敢再依仗自己職業的優勢,看不起方奕的潛行了,也不在站在原地不動,而是開始快步在場地中移動。

    方奕還是老樣子,讓銀龍帶著自己飛到遠處進入潛行。這次就不能用深土行者護符了,所以方奕直接選擇了奪命追殺+偷襲的起手。

    豎琴手斥候本來就是盜賊的天敵職業,對暗處的偷襲格外敏感,所以方奕這次沒能讓對方進入昏迷狀態,只是帶走了對方兩百多點生命值。而在之后的鏖戰中,方奕又倒霉透頂的踩中了對方的爆炸陷阱,被搞的半死不活。

    50級以下的豎琴手斥候只能同時設置兩個陷阱,這么大的競技場里能踩到,方奕也是醉了。

    連兩個解說都恨恨地錘著腦袋,惋惜不已。

    “哎呀,太可惜了……方奕這把還是占有先手優勢的,被這個陷阱壞了事……”

    “沒辦法,運氣也是競技實力的一部分,不過兀鷲不會永遠這么幸運的,看第五局的吧。”

    “現在看來方奕還是占據著一定優勢的,我比較看好方奕拿下第五局……”

    ……

    二比二平!

    四場戰斗中,每次黑蝠都會被銀龍虐的體無完膚,死的非常凄慘,但它卻非常成功的完成了拖住銀龍的任務,讓自己的主人和方奕單對單。

    現場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看著大屏幕,靜待第五局比賽開始。其實除了選手粉絲,大部分人都恨不得每場比賽都打滿五場,這樣看的才爽。

    競技場中,方奕騎在龍背上,斗篷逆風飛揚,嘩啦啦直響。方奕把一瓶法力藥劑的玻璃瓶叼在嘴里,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盯著遠處正在仰頭看向這里的兀鷲,輕輕一躍,跳向了身下的地面。

    ……

    陰雨綿綿的天氣阻擋不住桃花島上諸人的熱情,今天是費倫大陸一年一度的耕種節,所有的生活npc都加入盛大的狂歡,準備第二天在土地上播下種子,開始醞釀新一年的大豐收。

    桃花島上張燈結彩,到處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平時很難見到的小精靈們也出來湊熱鬧,引得路邊各色植物都搖動不止,像是在跟著歡慶的人群翩翩起舞一般。

    秘銀海岸小鎮的重建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歡慶的人群并沒有影響工人們的工作。早一天把小鎮恢復原貌,眾人就能早一天從桃花島領到工錢,繼續這里平靜的生活。

    黑石鎮的礦洞開采異常順利,有大宗師礦工的指導,桃花島的挖礦隊少走了不少彎路,用最快的速度挖出礦層,一輛輛滿載礦石的馬車已經開始在桃花島和黑石鎮之間往返。

    巧合的是,在黑石鎮建成的那一天,奎托斯奎爺也成功晉級了鐵匠大宗師,成為費倫大陸地表世界唯一一個已知的大宗師鐵匠。

    陳婧和一眾女孩兒已經開始商量該怎么充分挖掘奎爺身上的商業利益了。

    “哇!這個向日葵在對我笑呢!”

    元青花蹲在花圃旁邊。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興奮的喊叫起來。把旁邊的許帆也吸引了過來。陳婧站在遠處看著這兩個“新加入”的一驚一乍的姐妹,忍不住搖頭笑了笑。

    桃花島大戰結束之后,元青花就留在了桃花島,據說她很喜歡這里的環境和氛圍。至于是不是還有其他打算。幾個女孩兒并沒有說破。

    方奕親自到幽暗地域去把許帆接了回來。看到這個曾經見過一面的黑膚俏美人,方奕這才明白自己被“騙”了一把。

    “這么重大的日子,方奕跑到哪兒去了啊。”

    許帆摸了摸對自己點頭微笑的小向日葵,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朝花圃對面的陳婧問道,“晚上不是還有篝火晚會么,他不參加啊~”

    “不用理他,他總是有事,”

    陳婧笑著說道,“剛次不是還在給他削蘋果么,這么一會兒不見就想他啦~”

    “誰呀,姐姐你別亂說……”許帆聽了害羞的別過臉去,嗔怪的笑道。

    “也對啊,后天就是決賽了,他不好好跟崔斯特對練,又跑哪兒去瘋了?”元青花站起身,也有些不解的問道。

    先前的半決賽第五場,雙方經過一場鏖戰,實力稍稍占優的方奕最后獲勝。其實經過前四輪的試探,雙方都已經知根知底,最后只是拼盡全力一戰罷了。

    結局都在方奕的預料之中。

    陳婧聽了只是笑著聳聳肩,沒有答話,只是眼神卻望向了東邊萬里無云的天空。

    晚上大家要在家教方奕游泳呢……小蕾她們都買了新的性感泳衣,自己是不是也要換一件試試?

    嘻嘻~

    ……

    春風陣陣,夜色彌漫,坐在龍背上的方奕搓了搓僵硬的手掌,低頭朝下看過去。

    越過崇山峻嶺,遠處主城的光芒隱約可見。方奕看看地圖上自己的位置,知道那是日本區外圍的主城之一,黃金之城。

    方奕和至尊寶跋涉數萬里,終于馬上要到達目的地了。黃金之城是規模不亞于西門港的大城,常駐在這里的日本玩家數量不低于八萬。

    之所以在耕種節來這兒,是因為方奕從女記者柳宣口中得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消息。

    日本財團組織進攻桃花島,真正目的確實是為將來可能的戰爭做準備。但因為攻打失敗,他們只能退而求其次,改為籌備建設商路,為即將到來的全民50級階段做準備。

    為了搶占先機,日本國內的幾大公會已經提前做了準備,動用大量資本建設遠洋商船,并且開始有計劃的囤積貨物。

    地處日本區邊界的黃金之城就是最好的囤積點和船塢所在地。

    現在可以說,那些財團超過一半的財產都集中在了黃金之城,集中在這里的港口中,無數未建成的大船上,還有整齊排列在港口旁邊的倉庫里。

    方奕抹了一把防風鏡,把眼鏡表面的水氣和灰塵擦干凈,看著地平線上那些隱隱約約的火光,忍不住笑了起來。至尊寶好像也感覺到了主人暢快的心情,也跟著低吼一聲,低沉的龍吟向周圍擴散開去,驚起飛鳥困獸無數。

    至尊寶后背上掛著兩個大的出了號的袋子,袋子里裝著近百顆黃燦燦的金屬球。這些是奎托斯給方奕特制的小型爆裂鐵球,威力比守衛古樹的那些小得多,但勝在便于攜帶,而且是高爆燃傷害,對付木質的建筑很有效。

    比如什么木頭船啊,臨時倉庫之類的。

    隨著距離漸漸接近,燈火通明的港口漸漸進入了方奕的視野,方奕拿起一顆小號爆裂鐵球,心想著幾天之后的決賽,打算著今后幾天在黃金之城里潛伏搞破壞,應該注意什么東西……

    想到這兒,方奕瞇起一只眼,瞄準了身下一百多尺處的大船,手指一松。看著金黃色的“新型微式爆燃高效粘性火焰爆裂鐵球”在視野里越變越小,奔著目標直直落下去,方奕忍不住瞇眼咧嘴,嘿嘿賤笑起來。

    新的征程,已然開始。

    (全書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11选5胆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