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七十九章番外三十六分家

作者:洛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zbyahm.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    太后聽得直拿眼睛瞪十三皇子,瞧他委屈的那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多委屈多容易被欺負了,太后擺擺手,這孫子氣性大,但是大事大非上比誰都堅定。()

    也就小打小鬧,不出事也就罷了,“娶了媳婦,可要好好的疼。”

    十三皇子立馬展顏,手掌一伸,“來,宛凝你過來,皇奶奶可是下令讓我好好疼你呢,以后我就把你擱手心里疼了。”

    嘔心扒拉的話惹的屋子里一群人雞皮疙瘩亂飛,獨獨宛凝想哭,她才不要待人家手掌心里,那不是人家想捏便捏的了么

    敬了太后皇上以及皇后的茶,送上禮物然后收了一堆見面禮,這敬茶一關也就過了,皇后上下打量宛凝,模樣不錯,也很懂事。

    唯一的缺憾就是年齡太小了些,她等著抱孫兒還得等五六年,一想到這么久,皇后眉頭扭了,瞥頭看著皇上。

    “皇上,九皇子妃年紀委實小了些,一時怕是難以幫洛兒打理皇子府,是不是該給他指個側妃才是”

    皇上一聽,手里端著的茶盞一滯,一旁的安公公立馬會意,“皇上,御書房還有好些奏折等著您去批閱呢,是不是該移駕了”

    皇上連著點頭,“移駕,擺駕御書房。”然后逃命似地跑了。

    一大殿的人瞧得嘴角直抽,皇上這后遺癥太嚴重了,只要跟福寧王世子妃稍稍有那么點瓜葛,皇上是能避則避。

    據說十三皇子妃可是福寧王世子妃最**愛的嫡妹啊,皇上才不會去招惹呢。

    皇后撫額,太后更是哭笑不得,這都多少年過去了,福寧王世子妃這幾年很安靜,也沒嗆皇上啊,怎么就避之唯恐不及,他可是皇上

    十三皇子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呷著茶,仿佛賜側妃的事壓根就與他無關,皇后沒法聽皇上的意見,只得看了眼太后。

    太后啜茶,擺明了是想先看看再說話,皇后道,“前些日子我就與元府二夫人商議過側妃的事了,她也同意了,宛凝,你的意思呢”

    宛凝忙站了起來,還有些茫然,她生長的環境與辛夕和辛優她們不同。

    她只知道爹身邊只有娘,唯一一個正妻還在佛堂里念經呢,是在沒有爭斗下長大的,現在聽皇上說側妃的事,宛凝有些擔心了,“要送我去念經么”

    十三皇子一口茶沒差點嗆死他,連著咳嗽起來,結果惹來皇后太后大瞪眼,十三皇子假咳一聲,“念經倒是不用。”

    宛凝聽得稍稍放心,不過十三皇子說話她向來不是全信的,最多只信一半。

    當下把眼睛脧向皇后,皇后點點頭。

    “非但不用念經,反倒有人幫你打理府里上下事物,母后和你皇奶奶會仔細幫你挑選一位大家閨秀,以后府里就有人陪你玩了。”

    說到玩,皇后不期然的挑了下眉頭,這媳婦真是太小了,顏容跟她這么大的時候還在御花園里撲蝶呢,她就已經嫁為人婦了,還是她兒媳婦。

    宛凝站在那里,細細思量,娘好像跟她說過側妃的事,那時候她不大想嫁,迷迷糊糊的聽得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既然皇后都說跟娘商量過了,娘也答應了,她也沒什么好反對的,既不用做事還有人陪她玩,多好啊,不過話得說清楚了。

    宛凝點點頭,“那宛凝全聽皇后的,只是還有幾個小問題,是不是娶了側妃,那什么乖媳婦守則也不用我做了啊,府里的事也不用我打理,我可不可以搬回元府多住幾天”

    皇后聽宛凝說全聽她的,還沒來得及展顏呢,就聽了個新名詞,“乖媳婦守則”

    太后也疑惑不解呢,皇宮里還從來沒聽說有這東西,不過就是做媳婦該遵守的規矩罷了,宛凝因為出嫁太快,嬤嬤都還沒教她呢。

    原是打算今兒一并帶回府的,這會兒一聽,再瞧宛凝那巴巴的眼神,太后也知道是自己的孫兒搗鬼的。

    當下問道,“都寫了些什么,哀家要先聽聽,再看能不能讓側妃幫你做。”

    十三皇子想阻止的,結果皇后的眼睛就瞪著他,十三皇子威脅的眼神望著宛凝,宛凝脖子一昂,你不讓我說我偏說。

    然后巴拉巴拉的把那一百多條守則一字不漏的全背了下來,聽得太后既想笑又惱火,是給他娶媳婦不是娶個丫鬟,都多大的,一點事也不懂。

    宛凝把話說完了,就沒她什么事了,皇后讓她坐下,宛凝也不推辭,然后坐在那里,想著側妃可不是一般人。

    她年紀小肯定沒人聽她的,雖然有三姐姐和五姐姐幫著,沒人敢欺負她,不過還是小心為妙。

    回去就把十三皇子府分了,回頭等娶了側妃,讓她分十三皇子那一半好了。

    她的才不會給呢,那這么算來,十三皇子府她就最大了,想到這些,宛凝都是眉眼彎彎的,最好賜一大堆人給他,把他地盤分的小小的,最好沒地兒住。

    瞧著宛凝那高興勁兒,太后心疼她了,這丫頭被欺負的,只要不遵守規則就能樂成這樣。

    當下又狠狠的瞪了自己不著調的孫兒好幾眼,可憐滴太后要是知道宛凝樂什么,該同情的就是十三皇子了

    皇后還沒同意說準則不必遵守,十三皇子就起身了。

    “我都娶了媳婦了,我的事就不用母后和皇奶奶操心了,我要回府了,過兩日再來給皇奶奶和母后請安。”

    十三皇子說完,拽了宛凝就要走,宛凝還沒得到答案呢,不愿意走。

    十三皇子習慣的把宛凝扛了,拎走,這一幕瞧得太后直撫額,太小了,真的太小了些。

    出來了,十三皇子就放了手,搖著扇子往前走,宛凝氣大,轉身要回去繼續問,十三皇子只得回頭拽了宛凝回去,“你再敢胡鬧,我把你扔皇宮里”

    宛凝哼了鼻子,“我不怕你,我自己會出去”

    十三皇子盯著宛凝,最后想到什么,嘴角有抹笑劃過,“小心我送你去念經。”

    宛凝磨牙,十三皇子挑了眉頭道,“雖然你小了點,你娘應該教過你女戒吧。

    對夫君不敬,可是要挨罰的,小心我罰你去佛堂念三個月的經,明兒回門,你不信仔細問問岳母大人。”

    宛凝自然是學過女戒的,就是十三皇子府上待的那幾個月,女戒都被她記爛了。

    只是那時候她和他關系和現在不一樣,現在她是他娘子了,夫為妻綱,她得聽他的,就知道嫁人沒好事。

    宛凝想著有一回聽三姐姐和三姐夫打鬧,說,有本事你休了我啊,到時候我帶著悠兒然兒還有淺兒陌兒,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你哪涼快哪呆著去。

    好像,被休也不是一件壞事

    十三皇子見宛凝扭了眉頭想事,干脆拉了她上馬車,自己騎馬走了。

    回道十三皇子府,宛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所有下人,宣布一件大事。

    十三皇子從今兒起就一分為二了,從大門中間那條縫開始分起,右邊的是她的地盤,左邊的是十三皇子的。

    除了她陪嫁的那些人外,十三皇子府誰愿意住她那一半就站到右邊去,愿意跟著十三皇子的就站在左邊,一炷香的時間為限。

    說著,宛凝親自拿火折子點了根香,沒辦法。

    碧柳是萬萬不同意她這么做的,所以宛凝干脆命令她站那兒不準動更不許說話了,所以碧柳就只能在那里翻白眼了。

    府里上下幾百口人一下子都放下手里的活來聽訓,還以為是新媳婦進門擺下馬威呢,哪知道竟然是分府,還是新婚夫妻分府。

    雖然他們都知道十三皇子和十三皇子妃圓房是不可能的,可也不至于鬧到分府的境地吧。

    不過一想之前府里那雞飛狗跳,又都覺得貌似分了府,老死不相往來,府里還能清凈一些,只是,他們該怎么選啊

    府里最大的自然是十三皇子了,可十三皇子妃心地善良,又是福寧王世子妃和祁世子妃的妹妹,跟著她,肯定吃不了虧的。

    當下一群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最后不知道是哪個家生子的小兒子邁著步子朝宛凝走過來,然后一家子追著兒子過了分界線。

    然后,一批一批的都來了,只留下安年總管和他三五個親信孤零零的站在那邊,呼天搶地,爺啊,您倒是快回來啊,您都快沒人伺候了。

    宛凝很滿意,坐那那里喝著茶,讓碧柳登記名字,碧柳見十三皇子大勢已去,也就不幫他掙扎了,只是。

    “這么多人都跟著皇子妃,這一半的府邸也容不下啊,而且月錢府里肯定不給的,是不是削減一些”

    宛凝倒是沒想到這些,“府邸分了,十三皇子的銀子也得分我一半,三姐姐說他是所有皇子中最有錢的,那養多少人都夠了,就這樣辦。”

    碧柳覺得一個好好的姑娘自出了嫁就變成土匪了,搶地搶屋子搶人不算,現在還搶銀子了,安年更是肩膀直抖。

    爺算是栽了,瞧皇子妃說的多理所當然啊,只是前院的錢在他這里管著,大面額的銀子可不歸他管,看他也沒用啊,安年想哭,乖乖的把賬冊奉上。

    半個時辰后,十三皇子帶著幾個兄弟進府了,昨兒大婚人太多了,沒能好好的痛飲三杯,今兒準備補上。

    只是一上臺階瞅著一條長長的白線條一路往前延伸,右邊還寫著:越界者,小狗。

    每隔三五步,寫了一遍,十三皇子挑眉,身側有男子拿扇子輕搖,“這是鬧得哪般”

    十三皇子青黑著臉,瞪著那幾個字,“什么哪般,就是你瞧見的這般。

    被母后逼著娶了個要分走我一半十三皇子府的十三皇子妃了,以后你們來我這兒,只能走這一半了。”說著,牙齒磨得咯吱亂響。

    安年奔出來,眼淚嘩嘩的,“爺,午飯沒人給做,奴才一時招不到廚子。”

    無彈窗,我們的地址

    精彩東方文學提供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11选5胆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