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七十六章番外三十三睡地板

作者:洛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zbyahm.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

    >

    宛凝癟著嘴瞅著碧柳,碧柳很不想,但還是點頭,“其實十三皇子人還是很不錯的,你那么鬧,也只打腫屁屁,要是換了旁人,不敢想象。”

    “換了旁人,誰會因為一竄小鞭炮把我扛回來?”

    碧柳啞然。

    外面十三皇子瀟灑的出門,滿肚子火氣突然就那么散了,就凝聚不起來了,不知道為的什么,外面一個小廝來報,“元府二夫人來了。”

    十三皇子愣了一愣,打著扇子就出去了,沒想過請二夫人進屋來說話,估計是習慣了。

    二夫人在外院急的不行,宛凝可是跑走的,當著公公的面就敢拒絕接懿旨,又和十三皇子鬧得不可開交,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二夫人見了十三皇子,忙起來行禮,十三皇子擺擺手,問道,“岳母來我這兒所謂何事?”

    二夫人被那一聲岳母鬧暈了,除了她還有一屋子的人,都傻了。

    他們都知道十三皇子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可也沒這么離譜的吧,二夫人滿肚子話都不知道怎么說了。

    就聽十三皇子道,“下個月十五是個好日子,我娶宛凝。”

    二夫人再次傻掉,“會不會太快了點吧?”

    “快嗎?太后急呢,就這么說定了,安年,準備納采禮。”

    安年愣住,二夫人腦袋暈乎乎的,怎么女兒一進十三皇子府,就回不去了?

    還沒想通,十三皇子已經在吩咐人送二夫人回府了,安年摸不清十三皇子的想法,小意的問,“主子不是不想早娶王妃么?”

    “早娶晚娶不都得娶,下個月就好好教她為妻之道,看她還敢不聽話!”

    安年絕倒,主子的想法果然不是常人可以揣測的。

    自十三皇子提及下月娶妻之后,宛凝再次傻了,還有十三皇子府一干下人。

    一下午,甚至是晚上都熬夜談論這事,最后就得出一個結論。

    今兒六姑娘真的惹毛十三皇子了,看吧,十三皇子都要困她在十三皇子府一輩子了,很是同情的掬了一把同情的熱淚。

    除此之外,還有皇宮里一群人,為首的就是太后,聽到這個消息時,那叫一個震驚,凌亂,直問皇后這是不是十三皇子鬧出來的詭計。

    之前不是嫌棄宛凝小了么,絞盡腦汁不愿意娶么,怎么才幾個時辰過去,就改了主意,給人一個措手不及?

    太后和皇后想的遠不是十三皇子娶宛凝這么簡單,正妻嘛,自然要娶一個德才兼備的回來。

    有辛若和辛優兩個姐姐在那里,太后對元府的教女有方很是贊賞,可宛凝年紀委實小了些。

    原打算把這門親事先定下來,讓十三皇子收收心,別整天的不著調,然后再給他挑兩門側妃,那樣就圓滿了。

    哪料到這里還沒動手,他一興起,直接就娶正妃了。

    像他這般年紀娶個十歲不到的小姑娘的也有,可那都是特殊情況。

    要么女方家里遭逢劫難,無處可去,可早先履行婚約到夫家尋求庇佑,要么就是沖喜,像十三皇子這般康健娶宛凝的,大御估摸著也難找第二個了。

    太后有心想阻止啊,奈何此事已經鬧得滿城風雨,更要命的是十三皇子雷厲風行的性子,連夜就讓人準備了納采禮,打算明兒一早就讓人送去元府呢。

    什么媒人之類的一概沒想過,左右是太后賜婚,只要太后不收回成命,宛凝就是到天邊也是他十三皇子的正妃。

    那神馬虛禮的就胡亂走一遭算了,十三皇子想的便宜,倒是把安年大總管累的兩眼直翻,差點口吐白沫累死過去。

    主子一句話說出口,下人跑斷腿啊啊啊!

    十三皇子看著下人忙前忙活的忙碌著,心情好的不行,讓皇奶奶出其不意,他就不會了么,看誰給的震撼大。

    十三皇子吃飽喝足,沐浴一番,準備去歇息了,這才想起來宛凝還在他床上睡著呢。

    十三皇子邁步進屋,宛凝正趴在床上,眼睛惡狠狠的盯著他,“你個小氣鬼到底想怎么樣?我會把你十三皇子府鬧得雞飛狗跳的,你信不信?!”

    十三皇子尋了個椅子坐下,優雅的呷著茶,“不已經雞飛狗跳了么,本皇子與一般人不同,就喜歡雞飛狗跳的日子。”

    宛凝嘴巴張的可以塞進去一個鴨蛋了,看十三皇子就跟看一個怪物一樣。

    想起辛若跟她說的話,十三皇子是性情中人,你要想早點回元府,就順著他點,拍點馬屁都成,越是和他抬杠,越是難回去……

    宛凝這會兒想起來都想哭了,三姐姐說的都是自己真的。

    她還以為三姐姐是在替十三皇子求情,結果完全就不是她想的那樣,現在拍馬屁還來得及嗎?

    十三皇子見宛凝欲哭無淚,趴在那里一動不動,有些擔心的過來俯視她,“又裝死呢?”

    “裝什么死,再這么挨兩天,我就真死了。”

    那邊碧柳過來,輕咳了下嗓子,“該給六姑娘換藥了,十三皇子您……回避一下?”

    十三皇子眉頭皺起,麻煩兩個字直接脫口而出,轉身要走,想起來一件事,又補充了一句,“給地上鋪兩床被子,她今晚在地上打地鋪。”

    似是知道背后有一雙瞪眼,十三皇子說完,回頭瞥了她一眼,“你睡床上也行,本皇子不介意拖你踹你下床,這事,你有經驗吧?”

    宛凝震驚的看著十三皇子,抿著唇瓣不說話,就那么看著十三皇子走遠。

    碧柳端了水和藥來給宛凝清洗傷口,一邊道,“明兒十三皇子去元府下納采禮,按理說,姑娘該在元府才與禮相合。”

    宛凝趴在那里,“什么與禮相合,你跟我說有什么用,他又不聽我的。

    要是他能有三姐夫和五姐夫一半聽三姐姐和五姐姐的話……

    算了,想了也是白想,我跟他就是仇人。”

    碧柳直搖頭,把被子給宛凝搭上,然后笑道,“奴婢可是打聽了不少十三皇子和姑娘的事呢,想不到姑娘很小的時候就和十三皇子有緣了。

    才點點大的時候就被十三皇子抱過,還曾尿了十三皇子一身呢,還有兩三歲大的時候,六姑娘抱著十三皇子的大腿不撒手。

    被十三皇子扛出元府,長大了又直接被扛回來,這緣分可是不淺呢。”

    宛凝聽得愣愣的,她兩三歲大的時候抱十三皇子大腿的事她知道,不是差點就被他扔大街上了么,宛凝這些日子待在十三皇子府沒少埋怨自己那時候不長眼睛。

    什么人的大腿不好抱,偏偏遇上他,差一點就沒了小命,只是沒料到在這之前還要糾葛呢,尿了他一身,嗯,還是她小時候比較彪悍,就該這么待他!

    碧柳說了一通,然后問宛凝,“剛剛說的那些都是奴婢聽來的,都是真的么?”

    宛凝無語,“我哪里知道啊,我都不記得了。”

    碧柳想想也是,小孩子都比較的不記事,便不再多說,把銅板端出去,又進屋來尋了兩床被子鋪地上,想著晚上可能會冷,便又多弄了一床被子墊著。

    然后對宛凝道,“這么墊著就不冷了,軟厚暖和,不比床差。”

    宛凝聽得直翻白眼,“都如你這么想,還要床做什么?”

    碧柳撓著額頭不說話,這話是她娘跟她說的,以前家里窮,兄弟姐妹又多,床鋪根本就不夠睡,她這個做大姐的自然要辛苦些。

    娘親就抱一堆稻草來鋪地上,然后跟她說,稻草軟綿,不比硬邦邦的床板差……

    被賣這么多年,她都不記得娘親長什么模樣了,反倒是這句話,就像是刻在心底似地。

    無論她跟著人牙子走到那里,晚上睡什么,她都記得娘親這句話。

    碧柳收拾完這些,然后就盯著宛凝,她屁股可還腫著呢,還是聽話些比較的好。

    宛凝想也是,擺明了是昨晚上她拖他下床的事被他知道了,這會兒成心的報復她呢,她要是不睡地板,依著十三皇子的性子。

    今晚她估計只能在外面看星星賞月亮了,這里又不是她的家,還不是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了。

    宛凝讓碧柳扶著她趴地上去,然后讓碧柳下去歇著了,約莫一刻鐘后,十三皇子才進屋來,見宛凝這么乖巧,真是大吃一驚,反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怎么說也是男子漢大丈夫,真讓一個小姑娘睡地板,傳揚出去,他的臉面往哪里擱,十三皇子走過去,兩個字脫口而出,“起來!”

    宛凝撇過頭只能見到十三皇子的腳,努力的往上看,“我都睡下了,你還想怎么樣啊?”

    “我讓你起來,哪來那么多廢話啊?快點起來!”

    我忍,我再忍,“起不來了。”

    宛凝扭了下身子,以示她有傷在身,十三皇子眉頭皺起。

    這小丫頭身子骨也太差了,不過才拍了兩下就腫了,至于么,要是宛凝知道十三皇子心中所想,只怕要跳起來了,那是兩下嗎?那是十幾下!

    每一下都打的十分疼,她手無縛雞之力,能跟他一個習武之人比嗎?!

    她再忍,閉上眼睛,默念:我看不見他,屋子里除了我之外,沒人,我睡覺。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11选5胆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