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七十三章番外三十同屋而眠

作者:洛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zbyahm.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只這一句,宛凝當即就焉了,回家就是宛凝的軟肋,宛凝坐在那里,頭抵著,眼淚扒拉扒拉的往下掉,誰讓她碰到是一個無恥不在乎面子的人。

    看著宛凝哭的傷心,十三皇子心情真不是一般的煩悶,“再哭,你明兒別想回元府了!”

    宛凝正哭的傷心呢,完全就沒有聽見十三皇子說什么。

    還是碧柳推攘了她一下,宛凝這才回過神來,“你說的是真的,是不是今天見過你,接下來四個月都不用看見你了?”

    十三皇子一聽這話,臉當即就青黑了下來,一肚子火氣,可瞧見宛凝修長的睫毛上閃爍的淚珠,硬是生生給忍住了,半晌,冒出來一句,“做夢!”

    外面安年踱步進來,“主子,那兩個姑娘安排住哪兒?今兒就安排伺候么?”

    十三皇子眉頭不善,“什么姑娘?”

    安年狂汗,這么大的事也能忘記,只得再次提醒,“就是太后娘娘賜給您的那兩個姑娘啊!”

    十三皇子眉頭更皺了,好好地,賜什么姑娘給他,“轟出去。”

    一旁的宛凝加了一句,“順帶把我也轟出去吧?”

    安年再次傻了,她以為轟人是件好玩的事呢。

    那邊十三皇子瞥頭盯著宛凝,盯得宛凝把嘴巴抿的緊緊的,一副我什么也沒說,你什么也沒聽見的樣子。

    怕兩人再起煙火,安年出來打岔,“人是太后送的,轟出去太后會生氣的。”

    十三皇子煩躁不已,“真是麻煩,好好的送什么人,隨便找間屋子擱著,明兒再說。”

    擱著,安年大汗,當她們是物什,想擱哪里擱哪里了呢,太后找人來還不是催主子找點兒娶妃納妾么,十八歲,年紀可是不小了,太后急啊!

    十三皇子狠狠的剜了眼宛凝,然后邁步出去了,讓人搬了好些酒壇子來,再那里喝酒。

    屋子里,宛凝撅了嘴,她都自愿被轟走了,他怎么還困她在這里,宛凝想不通,“碧柳,你說他到底想干嘛?”

    碧柳搖頭,主子們的心思哪是她們可以揣測的,宛凝心情卻是不錯,好歹還爭取回元府一趟了,宛凝哼著小曲子,沐浴了一番,早早的就歇下了。

    只是半夜的時候,轟的一聲傳來,宛凝被嚇醒了,一睜眼就透過屋頂瞧見了漫天的星星,宛凝還沒回過神來發生了什么事。

    碧柳就端了盞燈進來了,趁著微弱的燈光,瞧見屋子的地上躺著個人,碧柳忙把等擱下,“十三皇子?”

    宛凝傻眼了,十三皇子從屋頂上掉下來了?

    宛凝驚魂未定,忙掀了被子下床來,瞧見十三皇子趴在地上,滿臉潮紅,碧柳要去喊人,那邊十三皇子睜眼罵人了,“是哪個混蛋扔的我?!”

    然后瞧見宛凝,伸手摸摸宛凝的臉,站起來,直接就往宛凝床上睡去,誰也沒搭理。

    宛凝臭著張臉狠狠的拿帕子抹臉,臟不兮兮的還碰她的臉,宛凝站起來,問碧柳,“他怎么辦,我們兩個能把他扔出去嗎?”

    碧柳搖頭,不管扔不扔的了,也得有那個膽子不是?她就想不通了,十三皇子怎么掉下來的?

    “十三皇子自己要睡這里,姑娘睡哪里?”

    宛凝瞅著十三皇子,計上心來,“我睡外面的小榻,你去睡吧。”

    碧柳不答應,宛凝推攘她出去,碧柳無法,只得應了,宛凝笑的賊兮兮的進屋來,沒辦法,人家自己送上門來的,不趁機報仇,她就是傻子。

    宛凝麻利的拖著十三皇子的腿,把十三皇子往地上拖,拖不動又跑床內側,使勁的往下面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十三皇子扔下床。

    瞧自己的被子被弄臟了,干脆直接扔給了十三皇子,免得他凍感冒了,怪罪她。

    宛凝又去柜子里拿了一床被子,看著十三皇子這個大敵人睡地板,她睡床,那感覺真是太棒了,雖然一夜未眠,但是好心情真是沒得說。

    甚至還哼了兩句,屋頂上,安年和幾個暗衛眼皮直哆嗦,“安總管,主子就這樣睡么?”

    安年能有什么辦法,誰讓自家主子喝高了,也不管是哪里,隨便就拍手,好了,拍塌了屋頂,自己也掉了下去,好在是沒事。

    “能怎么辦,下面可是六姑娘的閨房,我們能隨意下去嗎?”

    暗衛無語,要真的想下去,也不是沒辦法的,可是主子這么睡一夜,“那可是六姑娘的閨房!”

    安年伸手招呼暗衛過去,“我跟你說吧,太后原就有意把六姑娘許給咱主子做正妃呢,就是怕提出來主子不樂意,倒時候惹毛了福寧王世子妃。

    所以一直沒提呢,這可是個好機會,我瞧主子對誰都沒幾分忍耐,反倒是對六姑娘,那忍功都到頂了。

    十三皇子府多大,主子哪里喝酒不好,偏選六姑娘的屋頂,這能算是巧合么?

    咱就等生米煮個半熟好了,娶六姑娘多好是不是?到時候府里每天都熱熱鬧鬧的。”

    暗衛再次無語,每天都雞飛狗跳的,哪里好了,“六姑娘年紀也太小了些吧?”

    安年完全不在意,他就覺得自家主子中意六姑娘,就算不中意,他也樂意將來有這樣一個女主子,所以可勁的幫宛凝說話。

    “年紀小點怎么了,主子又不是只有一個女人,先娶側妃。

    等六姑娘長大了,再娶做正妃就是了,你覺得,六姑娘被困在十三皇子府幾個月,她不嫁給咱主子還能嫁給誰?

    男女七歲不同席,雖然主子跟六姑娘是沒一起吃過飯,可又是摸手又是摸臉的,就剛剛,那肌膚之親,你們幾個可是擺明了瞧見的。

    主子占人家小姑娘便宜呢,將來要是不娶六姑娘,你覺得福寧王世子妃會不殺上門來么?再退一萬步,你們忍心六姑娘一輩子不嫁人?”

    這話說的倒是不錯,暗衛很贊同,占人家姑娘便宜,就得負責人,眼睛往下瞄,眼睛帶著同情,不知道同情的是誰。

    安年和幾個暗衛就在屋頂守了一個時辰,見屋子里沒什么動靜,才徹底放心,他們主要是擔心宛凝太高興了,又機會難得。

    怕她對十三皇子下黑手,可見宛凝一個時辰最多就是扔了個枕頭,自家主子完全跟個死豬一般,完全沒有旁的動作,便安心的去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十三皇子渾身酸痛的醒過來,一睜眼就見宛凝趴在床上俯視他,問他,“地板好睡么?”

    十三皇子當即蹙緊眉頭,“你怎么在我房里?”

    宛凝一個白眼翻著,把一個抱枕抱在懷里,一手撥弄著,挑釁的瞥了眼還有些回不過神來的十三皇子,聳了鼻子。

    帶著淡淡的鄙夷問道,“你屋子里有這個么?”

    十三皇子后知后覺,眼睛在屋子里橫掃了一眼,當即從地板上跳起來。

    宛凝坐在床上換了個姿勢,指著那被砸壞的屋頂。

    有些悶氣,“我今晚睡哪里?”這個問題很重要,她可不想一瞥頭就瞧見星星,萬一下雨,屋子里豈不是有瀑布了?

    十三皇子隨著宛凝的手望過去,眼角不期然的跳了兩跳,再看地上那一些碎瓦,還有胸前的疼痛,忍不住呲了下牙。

    最讓他頭疼的事,那地兒離他睡覺的地方可還有三五米遠呢,他怎么過來的?

    十三皇子正扭著眉頭回想呢,宛凝抱著抱枕下床,恍然大悟的看著十三皇子。

    “我終于知道你為什么喜歡烏龜了,昨晚你在地上爬的樣子,跟烏龜一模一……”

    宛凝話還沒說完,十三皇子臉已經青了,嚇的宛凝剩下的話全部咽住了,嚇嚇的往一旁退,十三皇子一腳把被子踢遠,“今晚還住這里!”

    十三皇子憤恨的說完,大步流星的就出了屋子,差一點點就和碧柳撞上了。

    碧柳反應快才沒有撒了銅盆里的水,納悶的看著十三皇子走遠,正準備進屋呢,就聽見屋內傳來宛凝欣喜若狂的聲音。

    碧柳也高興,“姑娘先洗漱,一會兒再去跟十三皇子說一聲,估計就能回元府了。”

    碧柳還不知道方才屋子里發生的事呢,他以為宛凝高興是因為可以回元府,哪知道自己話一說出來,宛凝的臉就耷拉了,有種樂極生悲的感覺。

    宛凝盯著地上臟不兮兮的被子:完了,老虎嘴里拔了牙,再去拔胡須,那就是找死了。

    碧柳瞧宛凝的神色有些懵怔,再想十三皇子方才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的預感劃過去,別是發生了什么大事她不知道啊。

    今兒一早她就來敲門,六姑娘愣是不讓她進門,不會又在十三皇子身上畫烏龜了吧?

    十三皇子邁步出院門,正好碰上安年過來,“主子,昨晚睡得還好吧?”

    十三皇子一聽這話,就知道安年知道,一把揪過安年的衣領,十三皇子怒道,“昨晚發生了什么事?”

    安年額頭一滴汗滑下,生怕十三皇子氣極了,一拳頭揮下來。

    忙道,“主子,息怒息怒,您忘了,昨兒你跑六姑娘屋頂喝酒,沒酒了,你讓奴才跑去拿酒,回來時,您已經砸破屋頂掉進屋子里……”

    這么一說,十三皇子漸漸有點印象了,是有這么一回事。

    一想到自己掉下屋頂,還被那丫頭笑話了,十三皇子怒氣又旺盛了三分,“我掉下去,怎么沒人叫我出來?!”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11选5胆拖表